半阙清商拂朔雪

喜欢窥屏喜欢潜水,
比起创作更愿意当个看客,
时常沉浸在一个人的小世界里。

IF线 lupin酒吧 宰独白


在那个原来的世界,你让我到救人的那方去,但是救人的那方没有你的存在。

所以在这个世界,我想看看你现在过得怎么样。毕竟虽然一直都有在打听消息,相互见面还是头一遭嘛。

我想你大概不知道。从听到皮鞋踏上第一级台阶的那刻起,至与你谈话终了的那刻止,我都心怀有发生概率极小,但相当值得期待的祈愿,祈愿你亲口对我问出,要过来侦探社吗太宰。

只要你问,我当然会同意。但是……

梦在现实中是不会实现的。

在这个世界,我们仅仅只是连交错都不会有的,单方关注另一方的平行线而已。

哪怕是今天倒在你的枪口之下,在你眼里大概也只是发生了,一名穷凶极恶的歹人在伤害芥川后,由于谈判时疏忽大意而得到应有惩治,就地伏诛,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。

哎呀,哎呀。读懂你的表情和思维总是很容易,因为你会把脑中所想一言不差的如实说出来,也因此你说的话不会有半句虚言,喜欢和厌恶泾清渭浑,同意与拒绝黑白分明。

但是今天要我怎么办呢。很明显,你的无条件的信任和理解是不会对我,一个伤害孩子的恶徒展现的呀。

不加浓啤的威士忌托地已经不再升腾起热气,你却依旧认为我们在进行一场虚情假意的对峙,一场无所不用其极的谈判。

这真是,太悲哀了。

“织田作,再见了。”

总有一天,我会让这天都大吃一惊!

三日月宗近。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,因此被称作三日月。多多指教了。

讲道理。。。
虽然全职出动画是件好事情w
但是下垂眼???
😂😂😂